欢迎进入UG环球官网(环球UG)!

usdt支付接口(www.caibao.it):草圣何需因酒发——由怀素《自叙帖》说开去(一)

admin2个月前27

USDT第三方支付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草圣何需因酒发——由怀素《自叙帖》说开去(一)

当今,有许多书家钟情于怀素,以《自叙帖》为最。因张旭《古诗四首》字数少,临而用之,难以融通,《自叙帖》则鸿篇巨制,一百二十六行,计七百零二字,无论摹仿照样创作(集字)都是不错的摹本,也似乎成了登临狂草的不二法门。于是,东施效颦者众,学者无不浸染,“狂草者”之多,历史上罕有。狂草,按字面的解读和古代书论的纪录,非才情、艺高且胆大狂妄者不能得。唐有“颠张醉素”,今后涉足狂草者仅高闲、黄庭坚、祝允明、徐渭、王铎、傅山、林散之等数人而已。可见,狂草之难,成功者寥若晨星。为此,什么是“狂草”,首先要有一个基本的熟悉。

对于狂草,我们习惯于昔人的形貌。如唐人对张旭的形貌:“张公性嗜酒,豁达无所营。皓首穷草隶,时称太湖精。”(李颀《赠张旭》)“兴来书自圣,醉后语尤颠。”(高适《醉后赠张九旭》)“乘兴之后,方肆其笔,或施于壁,或札于屏,则群象自形,有若飞动。议者以为张公亦小王之再出也。”(蔡希综《法书论》)“锵锵鸣玉动,落落群松直。连山蟠其间,溟涨与笔力。”(杜甫《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先贤草律我草狂,风云阵发愁钟王。须臾反常皆自我,象形类物无不能。”(皎然《张伯高草书歌》)“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算穷,忧悲愉逸,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更改犹鬼神不能端倪。"(韩愈《送高闲上人序》)唐人对怀素的形貌则更多:“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怳怳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李白《草书歌行》)“奔蛇走虺势入座,骤雨旋风声满堂。”(出自怀素《自叙帖》张谓言)“兴来所笔纵横扫,满望词人皆道好。一点三峰巨石悬,长画万岁枯松倒。叫啖忙忙礼不拘,万字千行意转殊。”(马云奇《敦煌写本》)“岂不知右军与献之,虽有壮丽之骨,恨无狂逸之姿·····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以后始颠狂。一颠一狂多意气,大叫一声起攘臂。”(任华《怀素上人草书歌》)“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许浑《题怀素上人草书》)“忽为壮丽就枯涩,龙蛇并立兽屹立。驰豪骤墨剧奔驷,满座失声看不及。”(戴叔伦《怀素上人草书歌》)“风声吼烈随手起,龙蛇并落空壁飞······信知鬼神助此道,墨池未尽书已好。”(鲁收《怀素上人草书歌》)“笔下惟看激电流,字成只畏龙蛇走。”(朱逵《怀素上人草书歌》)“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中气。溘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窦冀《怀素上人草书歌》)“狂来轻天下,醉里得真如。”(钱起《送外甥怀素上人归乡侍奉》)“初疑轻烟淡古松,又似山开万仞峰。”(卢象《赠怀素》)“怪石奔秋涧,寒藤挂古松。”(韩偓《草书屏风》)“张颠颠后颠非颠,直至怀素之颠始是颠。师不谭经不坐禅,筋力唯于草书妙,颠狂却恐是仙人。”(贯休《怀素上人草书歌》)这些多为唐人以诗赋的形式来对狂草者举行形貌的“现状”,尤其对怀素的形貌光怪、诡诞。以是,学草的后生们狂想着大草的诡异之状,更有着今生无法企及的茫然。诗赋的形貌一直具有夸张色彩,这犹如“李白斗酒诗百篇”。

而且,书论中对书法的形貌一直尚好奇崛之词。书论大量泛起在魏晋时期,此时人物品藻盛行,时兴绮丽之骈文,加之玄学炽盛,澄怀味象,行文用词自然更是词采华茂,比况奇巧,情思幽闭。如成公绥(西晋文学家)《隶书势》形貌隶书章法时云:“烂若天文之不曜,蔚若美丽之有章。”其形貌隶书之八分用笔时又云:“若虬龙盘游,蜿蜒轩翥,鸾凤飞翔,矫翼欲去。”卫恒《四体书势》亦云:“字画之始,因于鸟迹······或龟文针裂,栉比龙鳞,纾体放尾,长翅短身......”今后的卫夫人、王羲之、虞龢等论书也无不如是。唐人形貌更盛,唐以后书家论书一样平常传承了这一文风。以是,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在充满奇思妙想的诗人笔下,对作书现状之离奇是若何的臆想了。

【文中图片来自陈海良专著《历代经典书风十讲》】

再者,李白在对怀素的形貌中不乏提携后学之誉辞。公元759年,李白(五十九岁)搭船从四川回江陵,又南游洞庭,弱冠之年的怀素(二十二岁)慕名前往求诗,两性相近,李白写下《草书歌行》。这时的草书,无论手艺、境界都是不成熟的。传其于公元766年所书的杜甫《秋兴八首》,照样较为稚嫩的。因此,由大诗人民风在先,怀素于公元768年后游学京师,许多名士赠诗也是自然的事。奇怪的是,唐以后就很少有对豪饮之徒若何狂草的纪录,今天也没有听说醉酒后的草书家们是若何放情的传说。可见,这种带有华艳、巧用之辞章是一种文风,诗人们更为夸饰,这并非“狂草”书风之现状。

怀素,生于公元737年(凭据《千字文》跋语,其生于开元二十五年,即737年。也有一说为玄宗开元十三年,即公元725年。许多资料显示,他活了六十一二岁,以是,737年较为可靠),卒于德宗贞元十五年(799),字藏真,俗姓钱,永州(零陵)人,后居长沙,乃钱起侄儿(另一说为外甥)。

零陵和长沙区域为禅宗南岳怀让、青原两派的流动区域。其十岁出家,世称沙门怀素、释怀素、僧怀素、素师,玄奘三藏法师之门人,为青原派门生。经禅之暇,好草书。传其贫困,种一万余棵芭蕉,以叶代纸,并号之以“绿天庵”。或以漆盘、漆板代纸,以致盘、板磨穿,坏笔无数,合而埋之,曰“笔冢”。约大历三年(768)游京师,寻访事迹,结交名士,狂草名满京都。大历七年,归乡,经洛阳,拜晤颜真卿,并教授于颜氏(实为同门,怀素修业书法于表弟邬彤,而邬氏亦为张旭门生),得张旭之法,颜亦为诸家之赞美“素草”之诗作序-《怀素上人草书歌序》。

,

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今后,礼部侍郎张谓等还对怀素做了推荐。厥后,怀素完成了《自叙帖》(777).此时的怀素已步入中年了。纵观《自叙帖》,素草之狂是较之于“二王”等魏晋书风而言的。“安史之乱”之后,通过张旭、颜真卿等充满转变的书风对以往静雅、中和的魏晋风尚以打击和推翻(以行草为最),书法的表现形式呈显著的反传统倾向。怀素承袭了张旭、颜真卿等革新派的学书理念,从笔法、结构、墨法、章法、意境等几个方面临“二王”系统的草书作了更为勇敢的推翻性革新。《自叙帖》与《古诗四帖》一直存有真伪问题,但无论临本照样摹本,《自叙帖》是存在的,或与原帖有差异,然怀素之狂草用笔与气象依然不失。在笔法上,怀素、张旭、黄庭坚一改“二王”为基调的“中和”样式,施以夸张运笔,幅度加大,大量运用绞锋,或铺、绞并用,杂以润涩、圆转之法,隐含着篆籀之意。以是,用笔的总体趋势呈中锋之状。

运腕、运肘的连贯动作打破了以往的运笔习惯,除转折处外,提按动作不显著,运笔中多盘旋之势,起讫“空收”,动作大,速率也显著加速,疾涩中仍隐含八法之则。这种盘旋之法直接源于张旭、颜真卿。其间还运用了一些破锋,厚实的用笔使得点画显著异于以往,为后人的放大誊写、笔法的进一步厚实提供了参考。这正如高士奇跋云:“运笔纵横,神采动荡。”以往的“二王”笔调,以铺毫居多,少绞锋,或基本没有,中侧并用,运笔中提按显著,另有着显著的运指动作。以是,《石墨镌华》赞《圣母帖》:“轻逸圆转,几贯王氏之垒而拔其帜矣。”较之“旭草”也有很大差别,“旭草”运笔多提按,多铺毫,点画呈多变无常之势。素草点画较为一致,犹如一根根充满弹性的“钢丝”。刘熙载云:“草书尤重笔力。”(《艺概》)其壮健、瘦硬,正印证着杜甫所说的“书贵瘦硬始通神”的审美理念。

以是,宋黄庭坚云:“怀素草书晚年乃不减长史。盖张妙于肥,藏真妙于瘦,此两人者一代草书之冠冕也。”在墨法上,没有了“二王”用墨的温顺、浓润,多润涩之象,这种用墨法在以往的作品中是极为少见的。如果说颜真卿《祭侄稿》中枯涩而“胡乱”的墨线是一种意外效果的话,那么,《自叙帖》中大量的渴笔已经到达了自觉的高度,这将形成一种誊写的民风,昭示着厥后书法墨法向着更为厚实的偏向演进,并成为一种深层、多彩的表现形式。这种墨象的发生是在用笔的速率并取涩势等笔法的变异过程中导致的。这种墨法运用与颜真卿的“三稿”有着一定的渊源。

因此,颜真卿在誊写上的自由与变法对怀素的勇敢创作起到很大的引领作用。在结构上,草法较以前书家更为简约,甚至不能辨识,去“二王”草法之方折,多圆转之笔,因此,在点画上,起讫趋浑圆,少尖锐之笔。在结构上去方正,呈圆势,有一种不稳定感,这也是运笔幅度较大,笔法变异的效果。

不外,这种圆势,也是一样平常作者最易写俗的地方,常犯圆滑之弊。由于字形圆浑、劲爽,以是结字开张,外拓之意显著,体形多正势,偏长。在章法上,纵横开阖,字形夸张,通篇线形飞翔,绵延转动,字形组合完全听命于线性的自由律动,线条解散了汉字字形的固有组合形式,字形任由巨细,基本不分行气,前后情绪转变显著。温顺的情绪随篇幅的不停睁开,渐趋动荡,中心波澜壮阔,但条理分明,最后到达热潮,充满情节的幻化,有“情节意识”,这在以往的作品中少见。怀素大变“王”之法,另有其深层的头脑缘故原由,其为禅宗“青原派”门生。

禅宗在中晚唐时期成为释教之主流,以天真生动之机法引示学人,以棒喝拂拳之机用张扬宗旨,否决拜佛,废坐禅,甚至不要念经,摒弃语言文字之葛藤,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人们把它称之为狂禅。这种非理性非逻辑的头脑方式对文学艺术发生很大影响。以是,怀素的笔下自然是不假外求,解脱了“二王”法度的羁绊,直抒胸臆,禅境妙造。张旭的狂草文字暗合了“狂禅”的外在形式,怀素成了狂草与狂禅的一个结合点,张旭狂草也在怀素身上落实到了实处并获得很好的发扬和继续,成为草书的最高形式,即,这种草书的纯粹性是以境界为基础的,轻文字,重意境。由此,中晚唐时期泛起许多狂草禅僧就不足为怪了。

总之,《自叙帖》大乱古法,与以往的实用性誊写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对此,宋米芾挖苦张旭为“事件古法”,对怀素藐以“不能高古”之说。如果说张旭狂草是特立独行的开山之作,畅想着别样誊写的话,怀素狂草则真正完成了有别于小草并大篇幅、群体性出现的狂草图式。这种誊写方式是轻举妄动的,尤其是怀素,佛门门生完全可以掉臂儒家门规,行佛家教义,恣意妄动,拆骨还父。云云,这种草书是狂妄的,犹如醉汉疯癫。以是,狂草假酒而发成了可以忘乎以是的“盲动”,酒成了催化剂。云云,方可行放浪之笔,取夸张之形,得颠逸之意。酒不外是其中一个手段而已。“喜怒窘穷,忧悲愉逸,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等等,有动于心,皆可假草而狂。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 2021-03-20 00:02:29

    但降价买量可能意味着“卖得越多、幸亏越多”,这对重资产的云服务商来说真的是好选择吗?狠赞你!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
热评文章
热门标签